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靈修的園地,以感恩、謙卑、堅忍、捨己自我勉勵。
  • 8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與關懷,使我歸往主懷

   
 愛與關懷,使我歸往主懷

—我的信仰歷程—  

李建崑

(一)

我是一個大學教師,生在一個貧困之家,感謝主!這樣的出身背景,使我從小就擁有體驗生活的機會。
  雙親受的正規教育不多,只有日制小學畢業程度,卻擁有極高明的生活智慧。他們一直從事勞力工作,直至退休為止。我沒有兄弟,但是有四個感情很好、都重視身心成長的妹妹。我從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一路走來,從世俗角度看,算得上是順心如意、學有所用了。但是長久以來,我與一般人並沒兩樣,身心中各式各樣的煩惱熾盛,怎麼努力,也去除不掉,這使我從年紀很輕就熱衷於探索生命的意義。

  記得小時候,有一位父執輩,略知五術之學,曾經替我算命,說我未來會成為讀書人;然而,來自親友的助緣不會太大,我必須靠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累積、一步一步攀爬,才能實現人生理想。也許是受到這樣的暗示罷!我真的從小就很拼︰在運動場,就拼運動競賽;在課堂上,就拼功課。如有任何困難,一定想辦法解決,不達目的,絕不終止。
    大學時期,我負笈台中,悠哉游哉,念了四年中文系。幸運遇到一群勤懇教學的恩師,協助我樹立學術志業與人文理想。19757月,名作家孟瑤老師接掌中興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之職,我剛好從軍中退伍。就在陳癸淼老師家中,獲悉孟瑤師正在找一名助教。我聞言立刻帶者大學期間舞文弄墨的作品剪貼本,毛遂自薦一番,馬上獲得孟瑤師的首肯,就這樣進入母校中興大學中文系服務。
 這一步,對於他人,或許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對我而言,卻是進入學術界,實踐學術志業的一大步!
  1987年,在我擔任講師第7年時候,考上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班。師大邱燮友教授是我的論文指導教授,台大羅聯添教授則在唐代文學研究常年提攜我,使我在中晚唐詩的研究,得到極大的助益。1992年春天,順利取得中國文學博士學位。我繼續在中興大學任教,前後30年,陸續寫成近40篇學術論文與8本專著,奠定了在學界立足的根基。 

                                                (二)  

      在實現個人理想的歷程中,我深知一個窮人家的孩子,沒有什麼可以依傍,因此我的等流習氣時時生起;我努力維持各種關係,不惜捨己以徇人。從世俗角度來看︰我是在力求上進,克服困難。但是退而自省,我其實也是個自我意識強,執著、急躁、自負的人。我以嚴苛的標準自我要求,然後也以此標準責求週邊的人。
       起先,是家庭生活與夫妻的感情出問題了。由於我執著於研究與教學,沒日沒夜的、根本沒有居家或上班時間的分別。我的工作狂傾向,劣化了家庭生活品質。隨著我的世間知見的增長,我明顯感受到夫妻間知識水平的差距,在逐漸加大。
     在家中,我要求妻子善待我的父母,能夠像對待她自己的父母一般,克盡孝道;要求自己的兩個兒子,能像我自己這樣努力求學。在學校,隨著服務年資增長,學術業績日漸增多,我表面姿態雖然謙和,其實在心底越來越看不慣很多人與事。然後,我感覺自己越來越不快樂。
     內人主見極強、自我意識深重。過去任職某國際性社團組織,差遣公司大老闆做事,已成習性;退職之後,仍然如此。我與兩個兒子,一直是她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差遣對象。偏偏我是一個重感性,期望妻子體貼的人。加上她對我的父母,一直存在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敵意,這一點尤其使我萬分地忿怒。於是我們之間,越來越不可能理性溝通了。我們由觀念差距之爭,很快轉變為意識形態之爭,最後,已經是「意氣之爭」了。
     後來家中又發生一連串匪夷所思的事情,引發更大爭執,使我更加覺得20多年婚姻生活,好似一場荒謬劇。自19955月至199910月,這整整五年間,我們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彷彿生活在熾熱的煉獄中!然後又持續吵了五年。2005年春節,我們回家過年,父親竟在過年期間去世;臨死那一週,還親眼目睹我與內人激烈爭執這樣的婚姻,已難維繫,終於以分開收場。
      這段極端痛苦的期間,我曾在大妹慫恿下,加入某佛教團體,參與藏傳佛法研修。這個團體擁有不少心性純正、充滿愛心的佛教徒。母親與四個妹妹、妹婿至今仍是這個團體的成員,並承擔重要的任務。我在她們的引導下,研修某藏傳佛教論典,為期三年。
     這段期間,我有空便讀經、研討、念佛、持咒;假期參與法會、擔任義工,每日更勤於早晚課誦。當身心承受極大痛苦的時候,我也曾殷重求告觀世音菩薩的幫助….。然而,我卻越來越不能理解這本論典的內涵與義諦,也對所學的道理產生越來越多的疑惑。我多次在研修場合或擔任義工的時候,向資深師兄、學長請益,可是仍然沒能求得終極的答案。最後,雖然很感念那群朋友,我還是選擇離開那個佛教團體。  

                                                  (三)

       民國2006年,我轉任東海大學教職,這是個基督教會創辦的學校,卻感受不到很強的宗教氛圍。教職同仁中,有篤信佛法的,有道教徒,更有不少無神論者。校園之中,有一座在世界建築領域赫赫有名的「路思義教堂」。這座教堂是由著名美國華裔建築師貝聿銘與東海大學建築系創系元老陳其寬教授在19629月創建。進東海大學之後,幸運認識了一位善良的女孩,便是我現在的妻子詠恩。 
    我本是佛教徒,而詠恩卻是孩提時便受洗的基督徒;她經常與我討論信仰、分享屬靈的經驗。我在她極力慫恿下,半推半就,加入東海大學路思義教會的禮拜活動。
    起先,我像個局外人,每週日跟著詠恩參加主日崇拜,我唱頌、讀經、禱告,但是所得不多,尤其禱告時,腦中總是一片空白。詠恩起先以為是我不能適應,為此幫我積極尋找適合的教會。我們曾遊走好幾個教堂。但是,最後還是常回到路思義教堂參加主日崇拜。
     東海大學校牧李春旺教授是一位神學博士,我聆聽他講述真理,前後快三年,起先我還是不免將他的講章,拿來與佛法作直接的比較,聚會結束,總是匆匆離開,完全沒有興趣和他多接觸。奇妙的是:神已在我的內心做工,我的內心漸漸產生變化、慢慢作了調整,而且逐漸有了感應。有一次,在豐樂公園附近的「活水基督教會」參加一個特會,有幸聆聽到旅美物理學家黃小石長老的講道,他告訴我「因信得知識」的道理,我竟然在那個特會上,受到極大感動,閉目禱告時,就接受呼召,舉手決志….

  2009年底,我將這個可愛的詠恩娶進門。她童顏、稚氣又兼有不可救藥的浪漫氣質;尤其一手古典鋼琴,把充滿仇怨且堅硬的心迷倒、軟化。然而我,雖已結束前段夢魘般的婚姻,展開一段新生活,我的心境,卻仍無法回復正常。              201010月間,我到大陸天津市南開大學參加唐代文學學術會議,詠恩並沒有隨行。她到離家不遠的「以馬內利台福基督教會」聚會,從此認識了陳清志傳道、鄧淑娟傳道。自此蒙受這對傳道夫婦對我們密集傳講教義。
     我也從這個時候起,固定在以馬內利台福基督教會參加主日崇拜。我從兩位傳道密集、匆忙的傳道事工中,深刻感受到他們是上帝絕對忠誠的僕人!他們每週蒞臨我家,參與家庭禮拜,進一步教導我如何作一個基督徒。我對於陳傳道能在有限的物質條件下,克服種種困難,傳揚福音,持續數年不輟,感到萬分敬佩;也對鄧傳道溫暖的性情與屬靈的智慧,非常感動。
    哈里路亞!就在2011年元月2日、建國百年的第二天,我終於在以馬內利台福基督教會接受陳清志傳道主持的洗禮,重生為主內弟兄!
     感謝主!賜給我一個天使般的妻子!承受她的愛與關懷,軟化了我的仇隙,使內心點起的亮光,彷彿千年的幽暗,都被掃除盡淨。感謝李春旺牧師、黃小石長老、陳清志傳道、鄧淑娟傳道!是你們智慧的引領、愛心的感染,使我重歸主懷!(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